首页 > 新闻 > 齐鲁第一眼 > 济南新闻 > 正文

宜春治疗近视的最好方法,宜春治疗近视的最新方法,宜春治疗近视的方法

宜春治疗近视的最好方法,

C04_0478

原标题:渐冻症女画家:和妈妈一起创作,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再多画几笔

法制晚报消息,今年39岁的汪玉婷,13岁时被诊断为患“肌营养不良症”,自幼喜欢画画的她后来重拾画笔,在双臂最多仅能移动5厘米的情况下,汪玉婷仍坚持绘画,至今共创作仕女画、山水画等近200幅作品。

汪玉婷在妈妈的协助下作画 本文均为 法制晚报 图

近日,残疾画家汪玉婷在接受《法制晚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画画给了她很多乐趣,让她一直感觉很幸福。

她说,自己的力气现在越来越小了,毛笔拿不稳,画线上色都很困难。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再多画几笔。

事迹 渐冻人画家 创作出200多幅国画

汪玉婷

汪玉婷1978年出生在浙江开化县华埠镇,她的父亲是当地农民画家。在父亲的影响下,汪玉婷自幼就喜爱上了画画。13岁时汪玉婷被诊断为患“肌营养不良症”(俗称渐冻人),身体肌肉日渐萎缩。病魔是残酷无情的,汪玉婷四肢无力,几乎不能动弹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汪玉婷始终如一,不肯放弃对绘画的执着追求。

汪玉婷的画清新秀丽,人们能从中感觉到的是美感,却体会不到作者创作过程的艰辛。每一次磨墨、换水、调色、换笔,她都需要母亲帮忙。别人十天就能画出来的作品,汪玉婷则需每天画7个小时坚持3个月才能完成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这些年,汪玉婷的画多次获奖,也被拿到海外参展。她说这些年一直受到社会各界的帮助,人受到帮助多了,就想回馈社会。2012年,在北京举办的一场慈善拍卖会上,汪玉婷的26幅作品拍得37.6万元善款,全部都捐赠给了贫困大学生。

近日,《法制晚报》记者拨通了汪玉婷的电话。她因为近期常感体力不支,每晚九点就得上床休息。说话时,汪玉婷的语气稍显吃力。由于全身只有头部和手指头可以微微地活动,接打电话和使用微信也需要妈妈在一旁帮忙。

对话 画画一直很幸福 感觉实现了自己的价值

汪玉婷所绘的《藏族姑娘》

汪玉婷所绘的仕女画 受访者供图

法制晚报(以下简称FW):最近身体怎么样?

汪玉婷:有点累,我已经躺在床上跟你说话了。今天还算好的,画画不多,说话也不多。平常这样多说话,我都要喘气的。今天倒还算好的,发病严重的时候会影响说话。

FW:是什么让你坚持画了这么多年?画画带给你哪些收获?

汪玉婷:2002年,我爸爸意外离世,当时我特别迷茫。他走了一个星期的时候,我梦到爸爸说,我不在了你还是要画,不能放弃,所以我就坚持到了现在。

画画让我一直过得很幸福。以前可以画大写意国画,但是后来身体活动幅度逐渐变小了,只能放弃国画。浙江省群艺馆的金兴明老师知道了我的事情,经常帮助我,一年看我几次。当时也是他说我不方便画大写意,建议我画工笔。

他经常给我寄些书籍,教我学习方法,我很感激他。画画不仅是我自小的爱好,得病后画画也给了我很多乐趣,让我感觉自己实现了价值。

FW:平常不太方便出门写生,画画的素材和灵感从哪里来呢?

汪玉婷:主要是从网上收集摄影照片,还有一些借鉴临摹。《藏族姑娘》那幅画是我自己的原创作品。

生命已超过预期

现在全都看开了

FW:很多网友看到了关于你的新闻,都觉得你特别的正能量。

汪玉婷:我就是看得很开的,身体都已经这样了,但是我还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。得病之前,我每次摔倒都可以自己站起来,13岁那年,那次摔跤后我自己就站不起来了。在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肌营养不良症,挺可怕的一句话是说,得了这个病的病人平均寿命不会超过18岁。

FW:现在的生活来源是什么?

汪玉婷:以前妈妈会种菜赚钱,还有一点低保,一个月400块钱。这两年妈妈一直陪着我,我画些画拿来卖钱,一幅画可以卖6000元一张,早几年才卖2000元,这两年好多了。两个人的伙食费够了,就吃吃饭,过过小日子,是可以的。

现在妈妈不干活了,随时都得陪着我,我离不开我妈妈,妈妈不能走远,到外面干活儿也辛苦。妈妈今年66岁了,脊椎腰椎不太好,以前重活干得太多了,爸爸去世以后,养家的任务落到妈妈一个人身上,现在不干重活好多了。

每一笔需要妈妈配合

作品是属于两个人的

FW:你总说明显感觉到身体不如以前了。

汪玉婷:那肯定是,这么多年了,力气越来越小了,整个身体坐在那里也不稳了,画画更加辛苦。毛笔拿不稳,画线上色都很困难,一个线条要花好几笔拼起来,一笔只有一寸这么长,再换个位置,再画一笔。虽然我可以做到用笔看不出来是拼起来的,但是没有了一气呵成的灵气了。

而且这全部都需要我妈妈配合,每画一笔都要我妈妈帮我调整位置,需要她帮我把手搬到另一位置上,所以说每幅画都是我和我妈妈两个人的作品。

FW:既然画画越来越难了,有想过不画吗?

汪玉婷:没想过不画,因为特别喜欢,画画就是我的工作、我的生活,我就想把它画好,这已经形成我和妈妈两个人共同的一项工作了。如果不画了我和我妈妈都会觉得生活挺无趣的。我妈妈对我也没要求,我想干什么,她都尽量帮助我去实现。

FW:现在心里有什么愿望?

汪玉婷:我现在这种身体状况,没有想过什么大的愿望,就是想能够让我握画笔,再多画几笔,多画几幅画。

(原题为《渐冻人画家:每一笔都是和妈妈创作》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【换个姿势看山东-天天豪礼有惊喜-全新界面国际范儿】

齐鲁壹点 最懂山东

齐鲁壹点

责任编辑:刘霞
扫描左侧二维码或直接加微信号“qiluwanbao002”关注齐鲁晚报官方微信公共平台。